• 喜剧和它的演员到底被什么绊住了

  • 发布日期:2019-08-08 11:41   来源:未知   阅读:

  殊不知,不论是主演岳云鹏还是电影本身,两者其实都在试图寻找一种认可甚至是“颠覆”,一向混迹于质量堪忧喜剧片中的演员岳云鹏,想要通过认真演戏而获得观众改观,达到了基本合格水准的爆米花喜剧《鼠胆英雄》,也想要获得市场的认可。

  但即使是在喜剧类型观影仍有刚需的当下,岳云鹏和《鼠胆英雄》却都难再获得观众和市场的“芳心”。www.787788.com,究其原因,这正是长久以来国产喜剧片及其喜剧演员之间所形成“双向标签化严重”问题所造成的。

  演员想要创作出好的电影作品,但却因一贯出演低俗喜剧的头衔,个人表现难获真正认可;而喜剧电影也因标签化演员的存在,使得影片本身容易被低估而一时难出头。这既是一种死循环,也是一种相互伤害。

  而且可以预见,在喜剧电影市场遇冷的当下,这种对国产喜剧发展造成一定障碍的“标签化”,在国产喜剧电影靠着精品化完成自我转型之前,注定在短时间很难被摘除。

  截止至今日,该片已正式上映5日,首日票房约为2700万元,目前累计票房刚刚超过超6000万元。虽然这一成绩稍好于《跳舞吧!大象》,但也依然低于市场预期。

  因曾经出演了过多质量欠佳的电影,屡遭诟病的演员岳云鹏在豆瓣上有一个“豆瓣亡灵”的诨号,这一次,其主演的《鼠胆英雄》也没有逃脱这个“诅咒”,该片豆瓣评分为5.8分。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成绩,目前属岳云鹏主演系列电影的最佳。

  在影片上映前夕的首映会上,倍感压力的岳云鹏也恳切地表达了担忧和诚意:希望观众不要因为看到我,就觉得片子不好,打消了想去看电影的念头。这部电影是我演得最好的一部,希望大家能从这部电影开始,对我有所改观。

  该片导演束焕说过,《鼠胆英雄》原本就是为岳云鹏量身打造的,是先有了岳云鹏这个故事原型,才有了《鼠胆英雄》这个故事剧本。

  影片中由岳云鹏扮演的闫大海,是一个生于上世纪上海滩乱世里的无名黑帮混混,无意间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已时日不多的他,为了帮助爱慕已久的姑娘,决定不顾一切地“拿命还钱”,但各种阴差阳错之下,因祸得福的闫大海不仅节节升迁,并从“小人物”一跃成为了“大英雄”。

  影片的荒诞感和喜剧性由此产生,而角色本身的设定,与岳云鹏本人的人生轨迹在一定程度上又存在着共通性,这就需要演员既要“本色出演”,又要“颠覆自我”,并尽量去尝试摆脱他以往角色中过于舞台化的表演痕迹,人物演绎存在着不小的挑战性。

  因此,这部电影对于演员本身来说,从一开始就有着期待借此颠覆观众以往对其“烂片标配”形象认知的重要意义;而对于在内容和制作层面上其实也当属于一部基本合格的爆米花电影的《鼠胆英雄》,在冷了许久的喜剧电影市场上,也在期待观众和市场的重要认可。

  但即使在主演表现有突破、影片本身还算合格的情况下,像《鼠胆英雄》这样的影片,在这个依然存在着喜剧电影观影刚需的暑期档,却无力承担起颠覆重任、难获观众和市场的“芳心”。

  观众对岳云鹏所持有的偏见从哪儿来?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是一个由小至大的积累性的“信任消耗”过程。

  在舞台喜剧领域走红之后,集热度和人气于一身的岳云鹏也迅速成为了电影界的宠儿,近些年来在影视领域的作品输出量十分高产:在豆瓣条目中,他主演、参演以及客串的影视剧数量超过了惊人的67部,尤其在喜剧电影领域的曝光度十分频繁。

  但与傲人数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是这些作品整体堪忧的质量。尤其是其担纲主演的《祖宗十九代》、《相声大电影》和《疯岳撬佳人》等影片,口碑评价基本无一合格者。

  因此,逐渐地,在观众和市场的双重检验下,“烂片之王”和“烂片标配”等形容逐渐成为了演员岳云鹏身上的标签;而与此同时,由岳云鹏主出演的那些影片,一方面由于这一认知度颇高的演员的高调加盟,另一方面由于本身品质欠佳的问题,也在不断地双重固化其“烂片”形象和标签。

  演员们想要创作出好的电影作品,香港本土网65828cm,但因扣上了一贯喜好出演低俗喜剧的头衔,本身的表现很难获得观众和行业认可;而喜剧电影也因为这些标签化演员的存在,影片本身的质量被低估,在市场上容易失去被平等看待的地位,一时难以出头。

  这是一种死循环,其最终的直接结果便是对二者本身价值的相互伤害。此次岳云鹏主演的《鼠胆英雄》就是典型一例。

  同时,问题也不仅限于岳云鹏及《鼠胆英雄》这一特殊案例中,而是在当下的国产喜剧片中存有一定意义上的普遍性。尤其在今年暑期档带有喜剧元素的影片——《跳舞吧!大象》和《银河补习班》身上表现得颇为明显。

  开心麻花喜剧演员艾伦,在喜剧电影届的名声兴于2017年爆款喜剧片《羞羞的铁拳》,但此后由于其主演作品《李茶的姑妈》和《人间·喜剧》的接连失利,使其喜剧形象不断受损,再加之个人风格的不够突出,“接连出演喜剧烂片”这一标签开始在他身上成形。至《跳舞吧!大象》时,这一问题已经开始严重影响到他的观众号召力。

  而《银河补习班》中的老搭档邓超和俞白眉更是长期以来都面临着这一窘境。自合作执导喜剧电影《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之后,“邓超+俞白眉=喜剧烂片”这一标签也始终伴随于他们的合作之中,甚至致使《银河补习班》在宣传期时,不得不尽量避免让“喜剧”和“邓超+俞白眉”这二要素在观众认知中再次产生过度联想,而败坏观众好感度。

  早些年《泰囧》的大获成功,不仅为此后很多趋同国产喜剧片构建了一个基本的故事模板,而且在主题内核定位和演员风格打造上也影响了此后不少国产喜剧片的基本面。

  凭借此片在喜剧届彻底奠定“傻憨喜剧明星”地位的王宝强,在一定程度上算是这一喜剧电影表演风格的“始作俑者”。

  他在“囧系列”喜剧中标签化鲜明的表演方式,不仅影响了其后很多闹剧风格喜剧片中的演员表演,而且包括“唐人街探案”系列喜剧在内的其它由他所主演的影片,都能觅得这种熟悉的影子。

  时间一久,不仅他个人很难在短时间内脱离这一标签,观众也很难将其标签化的喜剧形象与其其他的电影形象进行彻底的剥离。

  这不论于演员形象还是影片形象,都是一种双向的危机。今年春节档由王宝强主演的《新喜剧之王》,或许已在释放这种信号。

  除了对演员标签化的影响,很多投机者在《泰囧》身上还看到了一个错误的讯息:相较于其他影片,不论是投入、制作还是观众包容度,喜剧片的入门门槛似乎更低。

  自此之后,国产喜剧电影市场进入一个燥热期,演员、作家等纷纷转型导演,传统舞台喜剧人更是几乎集体跨界喜剧电影创作。各路人马以各种姿态,将各种质量参差不齐的中小成本电喜剧片,批量带进了市场。

  短期内,这些难保质量但观感还算新鲜的喜剧电影,的确获得了对喜剧电影具有很强观影需求的主流观众的青睐,主演演员亦是借此打开了知名度。

  但与此同时,这些同质化电影的密集性出现,却也将喜剧片及其演员所存在的“双向标签化严重”这一短板进一步放大,致使观众信任度不断降低、观众审美疲劳不断增高,进而逐渐透支了观众对整个喜剧电影类型的信任。

  帽子易带,标签难摘,尤其在当前喜剧电影市场归于冷静之后,国产喜剧曾经的这一鲜明招牌反而逐渐在变成其缺点——由于过度标签化,而遭遇口碑反噬。

  尤其在近两年,随着其它类型电影逐渐兴起并不断靠着过硬内容大量分流喜剧片的受众,使得喜剧片在制作和内容上即使达到合格水准,也一时很难在市场上再成焦点。

  在这种境况下,国产喜剧电影及其演员们在多年来形成的这个宛如枷锁一般的大标签,也只能靠着该类型影片在逐渐靠着精品化完成自我转型的过程中,慢慢被摘除。而这注定又不是一个短暂的过程。